官方微博
引智中国官方微信

字体:


       2017年1月8日之前,他的名字前是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吉林大学新兴交叉学部学部长,国家“千人计划”专家联谊会第三届执委会委员、副会长,国家深探专项装备研发项目首席科学家、国家863航空探测装备主题项目首席科学家,第一位回到母校的“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享誉海内外的著名地球物理学家。
       1月8日之后,与他的名字一同出现最多的是:时代楷模、全国优秀教师、像太阳一样的人、海归赤子、国之大匠、中国的脊梁、学术界的典范、科研疯子、拼命黄郎……这一名字响彻了中华大地,他的事迹感动了无数国人。
       他,就是黄大年。
       5月2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作出重要指示指出,黄大年同志秉持科技报国理想,把为祖国富强、民族振兴、人民幸福贡献力量作为毕生追求,为我国教育科研事业作出了突出贡献,他的先进事迹感人肺腑。我们要以黄大年同志为榜样,学习他心有大我、至诚报国的爱国情怀,学习他教书育人、敢为人先的敬业精神,学习他淡泊名利、甘于奉献的高尚情操,把爱国之情、报国之志融入祖国改革发展的伟大事业之中、融入人民创造历史的伟大奋斗之中,从自己做起,从本职岗位做起,为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智慧和力量。
       2月24日,吉林省委省政府追授黄大年为特等劳动模范,并在全省开展向他学习的活动。4月6日,教育部追授黄大年“全国优秀教师”荣誉称号。5月26日,中央宣传部向全社会发布“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优秀知识分子”黄大年的先进事迹,追授黄大年同志“时代楷模”荣誉称号。
       黄大年,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勤学不辍求学苦,赤心许国成大我

       1958年8月28日,黄大年出生在广西南宁,因为父母都在地矿系统工作,从懂事开始他便受到父母的引导,对科学知识有着强烈的渴望。1977年,国家迎来了拨乱反正的春天,恢复了高考,改变了一代人的命运。1978年黄大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国家重点大学——长春地质学院,就读于应用地球物理系(现吉林大学朝阳校区),实现了“上大学”的梦想,开始了人生中最重要、最珍贵的一段时光。
       1978年2月下旬,他从广西贵县七里桥村庄出发,经过4天3夜的长途跋涉,抵达了长春火车站。生长在南方的黄大年,携带的衣物完全无法抵御东北的严寒。被子单薄,没有棉裤。物探系的老师们就为他缝制棉裤;广西教学基础薄弱,老师们就利用课余时间帮他补课……在这里,他感到温暖,感受到被尊重的快乐,心中充满了阳光。他很快融入了新的大家庭中,在团结、互助、友爱的氛围中,分秒必争地汲取知识。成绩后来居上,名列全年级前茅,连续多年被评为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三好学生”。
       完成本硕学业的黄大年以优异成绩留校任教。从助教、讲师,再到破格副教授,黄大年以杰出的工作业绩和科研成果受到广泛认可,以第一名身份斩获学校教学一等奖、地矿部科技成果二等奖,期间曾放弃赴美读书的机会,专心留校做完进行中的科研项目。
       1991年经过严格选拔,黄大年获得“中英友好奖学金项目”的全额资助,被选送英国攻读博士学位,成为当时30个国家教委公派出国留学生中的一员,也是地学领域唯一的一个。1996年,黄大年获英国LEEDS大学地球物理学博士学位,学成回国报到后又被派往英国继续从事针对水下隐伏目标和深水油气的高精度探测技术研究工作,成为当时从事该行业高科技敏感技术研究的少数华人之一。

铁肩担起兴邦任,归心不移故土情

       带着祖国和母校的期待,黄大年很快重返英国。在接下来的科研工作中,他越加地崭露头角,在其专业领域内享有盛誉,组建了由欧美各校毕业的博士组成的科研团队,在剑桥大学的基础背景下,走强强联合的精英路线。在长期的默契合作中,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形成了浓厚的感情。他用聪明才智、勤奋工作态度和大气包容的心态,完成了融入国外精英层,实现了海漂华人“尊严生活”的愿望。
       黄大年在英国剑桥ARKeX航空地球物理公司,任高级研究员12年,曾先后担任过研发部主任、博士生导师、培训官,长期从事海洋和航空快速移动平台高精度地球重力和磁力场探测技术研究工作,致力于该项高效率探测技术服务于海陆大面积油气和矿产资源勘探民用领域。他带领的研发团队被同行公认为国际上最优秀的研发团队之一,研究出的超高精度重力梯度和磁梯度航空快速移动探测技术装备,一直处于地球物理探测领域的前列。该技术一直是衡量一个大国在民用和军事探测水平能力的最重要指标之一。
       而这一切荣耀的背后,却是黄大年只争朝夕的澎湃之心,是他强国兴邦的报国之志。他在英国期间就拼命地学习、工作,每天只睡三五个小时。他告诉对此极为不解的好友:祖国太落后了,要缩短差距,他就不能和别人一样,要比别人付出更多……
       身处异乡,最让黄大年牵挂的莫过于年迈的父母。2004年,黄大年在国外科研舰船上执行一项西方对华封锁严密的重要科研任务时,父亲去世的噩耗击碎了这位孝子柔弱的心。但是他化悲痛为动力,更加坚定了以身报国的信念,将泪水与愧疚洒在了异国他乡的海洋里。那时候,他本可以选择回来,但是他没有。他的心里,有更多的责任,更大的使命,更浓的情怀……
       时光飞逝,一晃“海漂”18年,黄大年始终与航空地球物理相伴相随,更在英国创造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生活安逸、富足,工作顺心,人际关系和谐。他学医的妻子也成立了自己的诊所,事业红火;女儿也学业有成,发展顺利;团队成熟,研究条件国际一流。
       2009年春天,黄大年的人生轨迹悄然发生了改变。黄大年在回国讲学时得知,国家正式启动了“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即“千人计划”。围绕国家发展战略目标,在国家重点创新领域引进2000名左右高端人才,有重点地支持一批能够突破关键技术、发展高新产业、带动新兴学科的战略科学家和领军人才。这一声召唤,叩开了黄大年的心扉。他知道,是时候回来了。他带着累累硕果,担着对父母的承诺,和对祖国的一腔热忱回来了。
       2009年圣诞节的平安夜,在空旷的国航班机上,他在头脑中回放18年的赴英留学和工作印象:剑桥大学旁的花园别墅;弃在停车场的豪车和满满两仓库的药品;关闭的两个私人诊所:放弃自己事业的妻子的痛哭;仍在英国求学的女儿的不舍;同事和伙伴们的挽留……
       后来,他曾对他的助手说:他不想等到叶落了再归根,作为高端科技人员,应该在果实累累的时候回来,实现更多价值。“回东北,我是第一个;回吉大,我是第一个。母校和长春对我是有恩情和感情的,我不会忘记。”

铸国利器竭全力,深地时代谱新篇

       回国后第6天,黄大年与吉林大学正式签下全职教授合同,开启了争分夺秒的“拼命黄郎”工作模式。
       当年他回国时,据说有国外媒体预言,他将使某国的潜艇后退若干公里。7年间,大家越发体会到这句话的深意与分量。他让所有人见证了,一个人可以如此视科学如生命,可以如此公而忘私,可以如此纯粹。
       从踏上祖国土地的那一刻起,黄大年就像铸剑者以心头精血铸就干将莫邪,为祖国未来在航空地球物理领域要达到的目标——巡天探地潜海,向深地深空深海进军铺路筑桥,锻造利器。其中最重要的莫属“十二五”期间,他作为首席科学家组织完成的两个总投入近 5 亿元的重大项目,即“863 航空重力高精度探测关键技术装备项目”和“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项目”。他带领400多名科学家创造了多项“中国第一”,填补了我国“巡天探地潜海”的多项技术空白。2016年,两个项目全部通过结题验收。专家组认为,黄大年教授团队的研究成果标志着中国在航空重力探测技术领域关键技术研究上取得重大突破,整体实力进入国际先进水平,实现了跨代研究的设计目标,为进一步开展实用技术研究奠定了基础。以此为标志,整个深部探测项目用5年时间取得的成绩超过了过去50年的累积结果,达到了西方发达国家20年所达到的科研指标,深部探测能力已达到国际一流水平,局部处于国际领先地位。国际学界惊叹:中国正式进入“深地时代”!
       黄大年回国后,还首推我国实物车载、舰载、机载和星载“快速移动平台探测技术”研发工作。集中研究了能够在空中、水面和深水环境下,高效率获取空间分布的重力场、磁场、电磁场、放射性能谱和光电等数据的地球物理探测方法和技术,构建服务于陆地、海域、复杂地理环境和地质条件下的精确移动测量技术体系。
       一项项惊人的成绩背后,是他密密麻麻的日程表、是无数次风雨兼程的奔波,更是他巡天、探地、潜海的战略科学梦想,是他无私、坚毅、前瞻的强国强军宏愿,是他对祖国、对人民、对事业的一片赤诚、一腔热血和一颗痴心。
       意义重大的“863项目”中,他自己没拿一分钱。这个在别人眼中没啥好处的重担,对他来说却“非接不可”。因为他看中了项目瞄准的这项尖端技术,就像在飞机、舰船、卫星等移动平台上安装一个“透视眼”,能准确地看穿地下的每一个角落,这无疑是国家军事防御和资源勘探的一把利器。很多人不知道,攻克这项技术的夙愿已经伴随他多年。“从移动平台、探测设备两条路线加速推进”的思路敲定后,他就带领大家联合相关学院和学科以最快的速度创设移动平台探测技术中心,从而带动学科交叉创新和技术成果转化,使吉林大学在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移动平台探测技术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涉及十几亿经费的“深部探测关键仪器装备项目”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深探项目,他回国不久便出任该项目第九分项的首席专家。为了让如此庞大的项目顺利进行,达到预期目标,他“不近人情”,对不能按规参会的人,无论名头大小,一律通报;对想靠关系申领经费的人,不论亲疏,一律拒绝。他“不守常规”,经常不予通知,直接进到想要参与科研的机构和单位实验室、车间现场查验资质;力排众议引入西方“绩效化”管理模式,引进先进的管理软件,将工作明确到每月、每周、每天。他“斤斤计较”,坚持“尖端的技术要有先进的设备”,要求设备采购必须货比三家。他“吹毛求疵”,强调“技术指标不能模棱两可”,任何一项说不清楚,他都不签字。他“惜时如金”,每天都要工作到凌晨,出差的路上都在打电话,飞机上都在写材料,被人私下称为“科研疯子”,在很多人那里落下了埋怨。可他不抱怨、不解释、不后悔、不放弃,即便国外的科研条件更加优越,即便剑桥的科研团队告诉他随时可以回去…… 
       曾有一度,黄大年在国内外科研环境的差异中感到十分不适,屡受挫败,甚至失去了信心和方向。2010年7月,中组部组织“千人计划”科学家代表到北戴河度假,相互交流。习近平、刘延东、李源潮等国家领导人先后来探望。这让黄大年振奋不已,内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直至今日,那张珍贵的合影仍是他办公室中唯一的照片。几年过去,黄大年让身边的人心服口服。2015年1月,续签“千人计划”合同时,黄大年只提了一个要求:再延长两年,在吉大一直工作到退休。他当时说:“我是带着梦想回来的,梦想和现实应该在同一个地方找到完美的闭合。学校为我的成长和回归投入了这么多、团队成员也付出了这么多,我怎么舍得离开这片精神传承的归宿之地。这是我的母校,也就是我的归宿。”

传道授业有深意,重才惜才爱满怀

       “作为老师,决不能亏待了这帮孩子,绝不能耽误了这拨人才。”黄大年曾在微信朋友圈里这样写。
       2009年12月回国,他主动担任2010级李四光实验班,并自费给每个同学配备了笔记本电脑,定期给本科同学做报告,组织召开小组讨论会为大家解疑答惑。在他看来,每个学生都是一块璞玉,只要因材施教便都能成才。
       在为学生设计研究方向时,他都是以学生的发展前途和兴趣爱好为着眼点: 2013年,陈延礼作为博士后科研人员加入团队时,黄大年为他精心规划了新的科研方向——水下移动平台探测技术与装备,随后资助他参加各种高级别的海工装备与颠覆技术研修班,进行关键技术积累。2016年3月至5月,为了进一步提高周帅博士的无人机操控、维护、保养的技能,更好地服务于无人机航空地球物理勘探工作,他资助周帅前往北京进行无人机机长培训,并成为国内第四个成功获得该重量级无人直升机机长执照的学员;他在手术前一天晚上,还不忘为博士学生周文月写推荐信,助力她到英国剑桥进行博士研究生学习……
       生活中的黄大年,更是把学生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他常对学生说:“你们的对手在外面,要以国外一流高校的学生为对手。”所以他鼓励学生抓住出国交流,比如参加国际会议这样“走出去”的机会,并嘱咐大家一定要抓住在国外学习的机会,他可以为大家解决经济困难,唯一的要求就是要大家学成归来,报效国家。
       他认为,人才的培养,需要数十年精心的付出,必须与每个人的成长经历、兴趣爱好、内心期望相结合,老师对学生的关心、引导程度,对国家发展、民族进步所投入的热情、心血,往往决定学生成长的速度和质量,更决定学生未来贡献社会、回馈社会的态度。
       他指导的研究生中共有8人获得国家奖学金,三人获得“李四光奖”。其中2010级博士研究生马国庆曾多次获得国家奖学金、李四光奖学金,并获得刘光鼎地球物理青年科学技术奖、教育部博士学术新人奖、吉林省自然科学学术成果二等奖。

惜时如命成疯魔,至诚报国终不悔

       地质宫5楼的那扇窗,成了文化广场不灭的航灯,他像一位超级英雄,让大家觉得能量无限,精力无穷。然而,他并不是。日复一日的辛劳无情地透支着他的精力,吞噬着他的健康。
       不知从何时起,他每周一次的运动取消了,他的鬓角添了许多白发,他莫名的腹痛频发……为了不让大家担心,他从不提及自己的身体状况。直到有一天,他突然交给助手和秘书每人一瓶速效救心丸,以备意外时服用。接过药瓶的一瞬,两个人都心中一颤。
       一切都来得猝不及防。2016年6月27日,深探项目答辩进入最后倒计时,为了准备材料,黄大年带领团队成员已经熬了三天三夜。当秘书听到“砰”的一声,跑到他的办公室时,他已经因胃部痉挛晕倒在地……醒转过来的他吞下几粒速效救心丸,忙叮嘱身边的人不要告诉大家。他只在沙发上躺了20分钟,就爬起来带着大家赶往火车站。下午5点抵京安顿后,他把大家手里的材料全部拷贝走,就一个人回了房间,那又是一个不眠之夜。第二天,有些憔悴的他吞了一把速效救心丸,调整了一下笑容,就登台进行了近2个小时的答辩。这次事件之后,他仍顾不上去医院检查,而是争分夺秒地为工作拼尽全力。
       11月28日,他再次晕倒在北京到成都开会的飞机上,恢复意识后对空姐说的第一句竟是:如果我不行了,请把我的笔记本电脑交给国家,里面的研究资料很重要。即便病情如此不容乐观,即便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他仍没有减弱疯狂的工作强度。
       12月8日,病痛的折磨和各方的压力终于将他逼进医院。医生的诊断让所有人都吸了一口凉气:胆管癌。
       手术后他仍然在病房里坚持工作,为项目操心,为团队操心,为学生操心。今年元旦,他在病房中听了习近平主席发表的新年贺词,激动不已,眼中含满热泪。因为身上插满了管子,他只微微振臂握拳,对大家说:“国家对科技创新这么重视,有了国家的决心,我们的技术马上就能派上大用场,你们都要准备好,加油干啦!”而这,竟是他的最后声音。
       7年间,黄大年把所有的心血和爱献给了祖国,献给了事业,献给了他的学生,却唯独没有给他自已。每次走过文化广场,他的同事和学生们都习惯望向地质宫五楼那盏常会亮到后半夜的灯。黄老师虽已离去,但他点亮的信仰之灯会一直照亮人们前行。
       2017年1月8日他离开了这个世界,但是他的精神将永远地传承下去……

(转载自:《专家工作通讯》2017年第7期)
(作者:吉林大学 于姗姗)

责任编辑:王泱





国家外国专家局领导
局   长:张建国   局长致辞
副局长:陆  明   周长奎
              夏鸣九   尹成基

欢迎提供宝贵信息



电话:86-10-68948899 传真:86-10-68940923 邮编:100873 地址:北京中关村南大街一号5号楼
网站管理:国家外国专家局信息中心 技术支持:国家外国专家局信息中心 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外国专家局 ICP备案序号:京ICP备17022585号